天天人生Online
打的不是史萊姆是數學考題

★ ★ ★

「對我來說,你還只是個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有兩樣。

而且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我對你而言也只是隻狐狸,和成千上萬的狐狸一樣。

可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了。

對我來說,你就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小王子

关于

【赤安/沖安】吃貨30題Day1~Day5

此地無魂:

噗浪上的赤安試筆,搬運過來這邊也留存。
對我掉進坑裡了(遮臉)



Day1→17. 野餐

安室透難得在打工時間離開崗位,小心翼翼地拎著藤制的野餐籃,拐過一個街角後走進櫻花紛飛的小公園。
四月的假日午後陽光和煦,果不其然地公園內的櫻花樹底下已經被附近居民帶來的大量野餐墊給占滿,左右巡視、並仔細聆聽,果然在某顆櫻花樹後發現了熟悉的孩子們喧鬧的聲音。
「嗨!你們點的野餐菜單,請點收白羅的外送!」
爽朗地從樹幹後方探出頭來向坐在野餐墊上玩著手指遊戲的三個孩子打招呼,但安室在瞧清從對側的走道走過來的另一個人影時,他的嘴型定型了在『送』這個音節上。
「哇!是安室哥哥跟昴哥哥!」
孩子中個子嬌小的女孩子吉田步美最先發現了同時到來的安室透與沖矢昴,跟著她興奮的叫聲,另外兩個孩子──圓谷光彥與小島元太也抬起頭來向兩人問好。
「哦,這不是……快遞的小哥嗎?今天也是來送快遞的嗎?」藏在鏡片後瞇細雙眼的那張臉龐對因驚訝而抿緊雙唇的安室微微一笑,沖矢將手上提著的東西交給元太,這才發現他拿著與他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的保溫提鍋。
「哇!好棒!」
元太像隨時都會流出口水一樣打開了提鍋與內蓋,熱氣伴隨著奶油的香甜氣息蒸騰而上,鍋裡盛的是白色的濃湯。
將自己手上的野餐籃交給光彥,安室直起身子那個摸不透底子的男人回以清爽卻帶有些許銳利氣息的微笑,「我只是為比起父母做的便當,無論如何都想吃白羅的特製三明治的可愛客人們送外送來的哦……話說回來、好久不見了,沖矢昴先生。」
「我也是,因為在路上巧遇所以打算分給孩子們做多了的巧達濃湯所以才來這裡的。」
安室緊盯著那個男人已經有好一陣子,睽違兩年的赤井秀一的那通電話依然記憶猶新,但沖矢昴的一舉一動依然讓安室在意並警戒著。
──來吧,再多露出一點破綻,讓我揭穿你那張虛偽笑臉下的真面目……
「吶吶!安室哥哥跟昴哥哥也一起來吃嘛!」
正盯著對方而出神的時候,被活潑的女孩聲音給打了斷。
「安室哥哥做的三明治真的超好吃的哦!」元太向沖矢舉起裝了滿滿的火腿三明治的野餐籃。
「昴哥哥的濃湯也是人間美味呢!」光彥也同時對安室遞出裝了熱湯的耐熱紙杯。
面對孩子們純真的笑臉,兩人對看一眼,原本僵硬的氣氛也緩和下來,沖矢拿起一塊三明治,安室也接下冒著熱氣的紙杯。
「原來如此,今天就當做是經過了平凡的交叉點吧。」待孩子們回到座位,沖矢也咬下三明治的一角。
安室維持著嘴唇接觸紙杯邊緣的動作回答,「啊啊,這次也只能這樣了……嗯,好喝。」



Day2→13. 街角的那家老店

為了給忙碌的生活做些調劑,安室想,他偶爾也該喝杯不是自己泡的咖啡。
常去的商店街後的寧靜小巷內有間小小的咖啡店,提供午晚餐,僅能容納十人的小店。
看起來開了很多年的樣子,外觀有些古舊,但環境清幽,料理也美味,安室挺中意這樣的小店。

然而今天運氣實在不好,特地挑了平日午間的時候到訪卻碰上客滿。
店主的中年夫人向安室道歉,環視了一周後也只能嘆氣當自己倒霉。
「啊⋯不,那麼我晚點再過來好了,不好意思。」
「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要跟我一起坐嗎?」
正當安室想走出店門時,從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心想著怎麼又是不期而遇的巧合,難不成對方也在監視自己?
不,就先比自己進了店這點,還是不可能的。
安室聳肩笑了下,轉過身去給從沙發座上探出頭的那個男人打招呼。
「沖矢先生,真是好巧啊!不會打擾到你嗎?」安室禮貌性地詢問,走到沖矢對面坐下的動作卻不帶一絲猶豫。
「啊啊,不會的,請吧、安室君。」
向店員點了綜合咖啡後,安室才將注意力轉回沖矢身上。
不意外,又是穿著高領衫。看來沖矢正準備吃午餐,他的面前擺著碗盤與小菜碟,味噌煮魚、蔬菜油豆腐湯跟⋯紅蘿蔔醃菜嗎?
沖矢似乎沒有打算馬上吃,他先觀察了一下菜色,然後拿起手機,拍攝了幾張相片,拿起筆在手邊的小筆記本上記錄了些什麼。
饒富興趣地盯著對方看,喝了一口送上來的咖啡後,安室微笑著向沖矢搭話,「想憑著一己之力推理出料理的秘密嗎?這家咖啡廳午餐的招牌料理之一⋯⋯芝麻味噌醬煮鮭魚的食譜。」
沖矢放下原子筆,攤開雙手笑了笑,「呀啊,真是厲害的推理能力,我確實很中意這道菜的味道,怎麼也想在家裡重現所以來吃了好幾次,但可惜我似乎不太擅長這方面呢?」
「嘛,雖然味道不保證完全一樣,但是鮭魚的處理跟芝麻味噌醬的作法並不困難啦,更何況……」安室放下咖啡杯,語調一轉,「你真正鍾情的可不只是鮭魚呢,沖矢先生。」
「哦?此話怎講?」沖矢的眉尾微微一挑。
「紅蘿蔔醃菜。」安室將手肘撐在桌上,自信地笑,「那可不是普通的醃菜啊……奶油紅蘿蔔、是洋食套餐的配菜哦,這裡的和食套餐搭配的是滷羊栖菜,換句話說沖矢先生你點了和食套餐中的芝麻味噌醬煮鮭魚,卻特地跟店員要求換成西式套餐的配菜……你喜歡紅蘿蔔嗎?」
「竟然被看穿到這個地步啊,不愧是你啊、安室君。」徹底被拆穿的沖矢故做靦腆地舉起雙手表示投降了,「其實我平時不愛吃紅蘿蔔的,但是這樣的處理方是我覺得很不錯,實在很想向店長討教一下食譜啊。」
「哈哈,這種事情的話我可以教你哦。」安室的藍眼睛中混雜著鋒利的光芒,「沖矢昴先生。」
不……或許應該稱呼你為討厭紅蘿蔔、卻為了對眼睛有益而不得不在女朋友強勢的態度下吃下肚的、赤井秀一先生?



Day3→10. 一起做飯

「如何,只要懂味噌醬的調製跟高湯的萃取法就意外的簡單對吧?」
安室透將上半身撐在流理台上,看著沖矢小心地將磨好的芝麻加進稀釋過的味噌醬汁,均勻攪拌,他們正在嘗試的是前日在咖啡館相遇時約好一起試做的芝麻味噌醬煮鮭魚。
沖矢掀開鋁箔紙摺成的鍋蓋,小心不弄散魚肉,邊將醬汁混入高湯中,「是啊,而且不太花費時間呢,令人意外。」
「原本鮭魚跟味噌都是不耐久煮的東西,雖然用上了鐵鍋但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燉煮的。畢竟要是等天氣熱了還天天站在廚房裡的話會很辛苦的哦。」安室湊了過去,勾了勾自己的領口,「已經是春天了,高領衫也差不多可以換下來了吧?沖矢先生?」
「啊啊,不要緊的,我原本就不是容易出汗的體質。」沖矢微笑著表示。
「但是總會覺得熱吧?要是中暑的話可不好哦……」
這麼說著的安室,將手伸向沖矢的領口。
指尖即將接觸到頸下的布料時,手腕突然被抓住了。
過於驚訝的安室甚至連該把手抽回去的這件事都忘了,只能看著沖矢漸漸接近,原本圍繞在他身上的溫和氣息也變得危險起來。
「安室君,我應該要事先告訴你的……你沒有任何應該在我身上試圖探求的秘密。」
什麼也說不出來,安室震驚得放大了的瞳孔中只映出沖矢消去了文雅外表後流露出的桀敖不馴,回過神來想收回手的安室發現握住自己的那隻手腕竟紋風不動。
然而那樣鋒利的氣息也很迅速地消去了,又恢復成平時的沖矢昴。
他語調一轉,「那麼,我想應該也煮好了吧,安室君。」就這麼放開了安室。
「啊啊……試吃後確定有入味就可以了。」明顯還沉浸在方才異樣氣息中的安室轉過身去,心不在焉地回話,一邊撫摸著方才被緊緊抓住、還留有沖矢體溫的地方。
金屬些微碰撞與湯汁落下的聲音都沒能讓安室回過神來,直到一雙筷子伸到安室眼前。
「咦?」看著送到自己嘴邊,煮成淺褐色看起來很美味的鮭魚,安室也不由得發出疑惑的聲音。
「試吃的工作,也麻煩安室君可以嗎?」
眼前微笑的男人到底在想些什麼?比起這個,安室更在意的是到底要不要張嘴這點。



Day4→06. 午夜的冰箱

其實安室透做為公安待在警察廳工作的時間不算多,但多重身分還是讓他整天忙得像顆打轉的陀螺。
清晨到午間的咖啡廳打工、下午到辦公室與部下交換近期收集到的書面情報、私家偵探剛好也進來了尋人委託、然後直到剛才都還載著苦艾酒並被她四處使喚。
安室回到一天半不見的公寓房間時已經過了午夜,連續幾天睡眠不足的他急需好好休息,但是在那之前他需要點熱量。
因為平時多數時間也不在家裡,冰箱裡不會放太多食物,就算有也以好保存與方便調理為主。
他想了一下,拿出馬鈴薯、奶油、培根與事先冷凍起來保存的吐司。
馬鈴薯烘蛋、烤吐司配上紅茶,像是早餐一般的菜色。
而且……熱量高得令一般即將踏進三十歲年記的男人退避三舍。
安室粗魯地大口把它們塞進嘴裡,撐著快闔上的眼睛草草咀嚼,他平時的活動量可是那些待辦公室的小白臉的好幾倍,證據就是他的拳頭隨便就能打出任何一台拳擊機的破紀錄,衣服掀開理所當然的是塊塊分明的腹肌。
但是……還是很想好好煮頓飯啊。
雖然看起來不像,但安室是完全的白米派,對幾個禮拜下來只有速食跟麵包的生活已經受夠了。
說起來、那個男人還真的閒到有剩啊,沖矢昴。
從部下的回報中,他雖然有到資料上寫的東都大學露面,但從他掛名的研究室中並沒有找到任何一份他留下來的報告,果然還是假的研究生啊。
難怪有時間天天下廚煮飯了。
不過一看就知道了,不管是料理的手藝還是廚具的使用法,完全就是個最近才學會烹飪的新手。
吶,沖矢昴先生,你有發現嗎?你持刀的方法跟赤井習慣握槍的方法有這麼一點相似呢。
掏出手機,簡訊的來電提示還在閃爍著,那是方才自己掌勺時傳來的,安室一邊啃著吐司一邊打開它。
『燉煮漢堡排的做法、你知道嗎?』
呵,當然知道囉,還不只這些……你的事情,除了你自己外最了解的人肯定是我。
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容,安室俐落地在回覆欄打上『明天晚上見個面吧?』。



Day5→26. 分你一半

「拜託了,安室君,這一半請你帶走吧。」
「咦?」
剛走進工藤家的廚房,沖矢就端著一口大鍋朝安室步步逼近。
莫名其妙地被逼到櫥櫃的一角,沖矢的臉就近在眼前,一時間安室反應不過來,只能不斷發出「哈?」「什麼?」的疑惑。
好不容易逃出牆邊的死角,安室半滑行衝到與沖矢對向的餐桌後面,沖矢往左他就往右、沖矢往右他就往左,兩人繞了好幾圈後終於逃離不斷靠近的沖矢。
這時候安室才發現餐桌上有另一口鍋,回想方才沖矢對他說的第一句話,他疑惑著一邊伸手打開鍋蓋。
撲鼻的香味隨著蒸氣飄散在空氣中,在白霧散去後安室終於看清鍋裡裝的是什麼,那是幾乎盛滿鍋子的馬鈴薯燉肉,與咖哩並列日本人票選最喜歡的家常菜第一名的料理,也是沖矢平時最常做的菜色之一。
「等等,你不是料理失敗?」安室疑惑地放下鍋蓋。
「總之……嘛,吃吃看就知道了。」
沖矢拿來了兩個碗,為安室先盛了碗馬鈴薯燉肉,又轉身裝了滿滿一碗白飯給他。
安室不僅想問現在是在演哪齣,但還是拿起筷子,把肉連著白飯一起送到嘴裡。
筷子送到嘴裡的瞬間,安室瞪大了眼睛,完全愣住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帶筋的牛肉擁有滑嫩不失Q彈的口感、馬鈴薯燉得軟爛而不散、蒟蒻絲特有的異味被完美的去除、加上甜味與鹹味巧妙地融合為一體的湯汁……
回過神來,安室已經幹掉第三碗白飯。

飽餐一頓後,安室抽了張紙巾給自己擦嘴,順便後悔一下在這男人面前露出失態吃相的事。
「好了,我在等你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他這麼道。
沖矢的證言讓安室覺得自己是不是該去洗一下記憶。
簡單來說,因為趕著在清潔車來前去回收場倒廚餘,所以飛速地把菜隨便切好、調味料隨便倒進鍋裡、丟完垃圾後後看連續劇到結束為止都沒去管鍋子。
結果就是料理空前的成功了。
……美味到他沒有勇氣拿去分給鄰居,因為他沒自信還能煮出一樣的味道。
「所以你匆忙把我叫來,是想讓我把這鍋給分贓掉以湮滅證據?」
「不好意思。」
「這麼一大鍋要我吃到什麼時候啊?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單身?」
「麻煩你了。」
這個男人,要不是太會演、要不就是個笨蛋。
嘴角一抽,安室認真地考慮起是不是該反駁一下潛意識把他跟赤井形象重疊的自己。
如果沖矢真的是,安室覺得他馬上可以把臉埋進眼前的鍋子把自己悶死。

评论
热度(82)
  1. 燏荷此地無魂 转载了此文字

© 燏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