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人生Online
打的不是史萊姆是數學考題

★ ★ ★

「對我來說,你還只是個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有兩樣。

而且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我對你而言也只是隻狐狸,和成千上萬的狐狸一樣。

可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了。

對我來說,你就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小王子

关于

〈食慾永遠是真的〉

樹泉:

○ 噗浪AKAM WEEKEND企畫創作投稿:食慾之秋
○ 赤井仍需偽裝,降谷也是,因此文中會充滿不同的姓氏(?)
○ 關係應該修復了,除此之外一切都難說




以下正文---






  文化之日,舉國放假一天,但降谷仍舊忙活。倒不是又接下了咖啡廳的全天班,而是十月底的某一日,當沖矢和少年偵探團的一群孩子們敲定了放假要到沖矢家吃晚餐時,在一旁泡咖啡的自己卻被指定為主廚。


  「食材我都會準備好,再麻煩安室先生來當主廚。」


  沖矢的笑容偕同一群孩子的渴望直直刺向他,讓他毫無招架之力。雖然知道這又是赤井的詭計,但現下他也沒辦法真的掏出手槍對準他的鼻尖。最終他無奈地答應,作為報復硬是列了許多材料讓沖矢自己去張羅(自己付錢),然後當日下午再去他家開伙。


  以降谷的標準,赤井除了滾刀的技巧堪用、飯蒸得熟、洗菜洗盤子還幫得上忙、買菜時荷包不淺並自帶馱獸功能,其他一應事務恐怕只有礙手礙腳的份。因此等到下廚前的處理作業大致完成,栗子也煮熟了,頂著沖矢臉的赤井就被趕到外頭去剝栗子殼煮飯。滾燙的栗子不難處理,但手指總要受一番折騰,聽著沖矢時不時發出的嘶嘶聲,降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臉深意。


  好不容易將栗子全部丟進加了高湯的飯鍋裡,沖矢吁了口氣,正想走到水槽邊為自己燙得發紅的指尖降溫,卻不自覺地停在廚房門前。


  視野所及是早已習慣了的廚房擺設、比往常多得多的食材以及降谷圍著白色圍裙的背影。白羅咖啡廳的料理台以及動線規劃,讓處理點單的店員大部分時間都是面朝客席;現在降谷背向自己專注地下廚,彷若卸下了武裝的安心感,對他而言是相當新鮮的景色。




  「魚退冰得如何?」


  降谷平淡的聲音打散了短暫的享受,沖矢搓了搓手指,迅速走到水槽旁沖洗後又到一旁的餐檯戳了戳上頭的魚。


  「還有點硬,但應該快好了。」


  「那去熱烤爐。」


  「魚怎麼處理?」


  「……我弄。」


  降谷嘆了一口氣。


  「真的不用我幫忙處理秋刀魚嗎?」


  沖矢蹲在早先跟博士借來的烤爐前,一邊翻動著炭火、一邊微笑著提出疑問--他的臉有多人畜無害,降谷的臉就有多生無可戀。


  「真的不用,」他剖開魚肚,


  「還是別的好。」然後翻出內臟。


  「我想也是。」沖矢不介意降谷對自己廚藝赤裸裸的鄙視,笑著將目光轉回烤爐上。


  「但至少我應該能抹味噌。」


  他的笑意更深,降谷不置可否。對他來說,降谷沒有拒絕料理,也就不枉費自己在寒冷的天裡起了大早,開車到遠處的魚市買了好些剛打撈上岸的秋刀魚。




  大門的鈴聲在餐點準備上桌的時刻響起。


  「時間點踩得真準呢,安室先生請慢慢來。」


  沖矢自覺地洗過手解開圍裙掛在牆上,逕自走到大門邊,在穿衣鏡前快速地打理裝束之後才打開大門。門外站著臉上寫滿期待、手裡高舉著伴手禮的少年偵探團、表情略顯無奈的江戶川和灰原,以及單手摸著後腦一臉歉意的博士。門外的嘻笑聲傳入屋內,安室擦著手向外探頭,看見沖矢滿臉笑容地領著一群孩子正朝飯廳走來。


  「啊、是安室哥哥!」


  「安室哥哥好!」


  「快去洗手、晚餐快要上桌了喲!」


  安室又掛上標準的營業笑容,像是在咖啡廳一樣熱情地招呼著小客人們,身子卻有意無意地擋在門前。沖矢微微挑眉朝他頷首,不著痕跡地將試圖往廚房裡探頭的孩子們引導到洗手間去。




  黃澄澄的栗子飯、三色雞肉捲、焦糖色的燉南瓜、銀白與淺褐交錯的砂鍋豬肉白菜、散發味噌與魚油香味的微焦烤秋刀魚。縱然是勉強算有幫上忙的沖矢,看到一桌彷彿散發著金光的滿滿菜式,喉頭也忍不住地滾動了幾下。


  「不好意思啊、因為這裡沒那麼多碗碟,所以菜就裝在一起了。」


  似乎很滿意眾人垂涎的表情,安室放下一整盤橘紅色的甜柿,而後撥了瀏海再順勢插腰,爽朗的咧嘴,「開動吧!」


  沖矢吃得有點急,一雙筷子從未停下。不若平常溫文儒雅的進食節奏,今晚在餐桌上的他隱隱散發出侵略性--當然這種細微的變化,只有尚有餘裕觀察他人的安室會發現。他沒有看過赤井吃飯的模樣,不知道是否也令人感到壓迫,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沖矢的偽裝崩落了一角,遠不如以往完善


  最後只剩沖矢一個人坐在桌邊。孩子們的食量不大,一整碗栗子飯、一條魚跟幾樣菜也就足夠了,坐在椅子上消食,等到博士終於吃飽起身後,便拖著也早已放下碗筷的安室樂呵呵的到一旁準備拆伴手禮。原本安室還有點擔心剩餘的飯菜沒人收拾,但看沖矢還有再戰幾回合的架式,也就聳聳肩招呼孩子們去了。


  「麻煩博士了。」


  沖矢抬起頭,對於自己沒能好好照顧客人們略感歉然。


  「不會啦,倒是那盒羊羹是帶來給你們當禮物的,這就被那些孩子吃掉了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


  「孩子們喜歡就好,這些已經很夠我品嘗了。」沖矢的笑容很真誠,總算讓博士放下一點內疚,抓了抓頭嘿嘿地笑著往客廳的歡呼聲走去。




  「沖矢先生很久沒吃飯了吧?」


  柯南趴在桌邊,一臉洞穿一切的佞笑。


  「是啊,這麼好的東西不吃可惜了,難得這麼有食慾不是嗎。」


  他夾起碗裡的燉南瓜又咬了一口。


  「安室先生肯定會高興的吧,廚師最喜歡人家把東西吃乾淨了。」


  「還蠻懂的嘛,小子。」


  兩人相視而笑。


  「那麼,沖矢先生加油喔。」


  說著便轉過身,將雙手背在背後加入了羊羹派對。




  等到安室終於抽身回來收拾,便看見清空的桌面跟正把碗盤擺進水槽裡的沖矢。


  「有你這樣待客的嗎?」


  安室的語氣帶了幾分嘲諷,但敏銳如他,也感覺得出比起往常不加掩飾的敵對和惡劣的態度,今晚安室的心情明顯地不錯。


  「有何不可呢?不是有安室先生在嗎?」


  沖矢又端起那令人煩躁的微笑,安室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有去掐他脖子。




  時間已晚,博士帶著孩子們離開了。降谷留下與沖矢一同整理善後。好不容易告一段落,降谷轉頭卻看見卸下偽裝的赤井拿著一瓶威士忌站在門邊。


  「來喝吧。」他說。


  降谷挑了挑眉,最終沒有拒絕這個邀請,跟赤井在餐桌邊對酌。面前的玻璃杯被放進了一顆球形的冰塊,與杯體碰撞的清亮響聲打在兩人的耳膜上,然後融進一室平靜。隨後只見琥珀色澤隨著酒液流動的聲音逐漸取代玻璃純粹的透明,停在適當的高度--赤井意外的對喝酒這件事很講究。


  大概是不習慣與對方飲酒,兩人始終保持沉默,直到赤井不小心打了一個淺淺的嗝,迅速的用拿著酒杯的手掩飾。降谷從鼻子呼了一口氣,總算不再繼續板著臉。


  「年紀也一把了,吃東西注意點吧。那麼大的量還真虧你能吃完。」


  「畢竟是第一次享用你整桌的手藝,一不注意就不自量力了。」


  赤井抿了一口威士忌,半垂的眼睫毛被來自上方的光源打下一片纖細的陰影,巧妙地遮擋了眼裡的情緒。降谷突然想起只要沖矢來店,一定都是點自己的招牌料理。


  「而且我好久沒能嘗到這樣的家常菜了,你也知道我的廚藝如何。」


  「是不怎麼樣。」


  在任何情況下,降谷從來不吝惜用言語多剜赤井一刀。赤井聽到這裡揚起了嘴角,降谷也笑彎了眼睛,這一瞬間他們達到了前所未見的和諧。


  「只是今天的沖矢差一點破功。」


  降谷意味深長的說,他沒打算讓赤井知道自己捏的那一把冷汗。赤井聽了,改變了姿勢將背靠在椅子上,抬起頭用他橄欖色的雙眼直視降谷。


  「我們的生活需要偽裝,但食慾永遠是真的。」




  夜裡,吃得太飽睡不著的赤井下了床。打開陽臺的門,被迎面而來的冷風拂得打了個哆嗦,立刻披上一旁掛著的針織外套,才到外頭抽菸。


  大概正如降谷所說,自己年紀有些了,該注意的還是得注意。他斜倚在欄杆上,體驗一會兒驟降的氣溫,咀嚼他們不久前的對話(似乎很久沒有人這麼叮囑自己了),眼色一歛嘴角一勾,才轉身將面朝外。外頭街道上種了銀杏,形狀特殊的葉片已經轉成金黃,與路燈的光線相互輝映。房子位處幽靜的住宅區,這裡的住商分離做得徹底,假日店家也休息得早,午夜以後的街道幾乎不見人跡。


  白熾的光暈與樹影看起來有些孤寂而單薄,給人的印象不如晚餐桌上張狂卻溫馨的暖色系來得強烈。但不論何者,他想著,站在自家廚房的降谷,才是這個秋季最美的風景。




END.




---

MUR.
× 雖然最喜歡赤井,但總是讓他崩掉
× 討個……會煮飯的好過年
× 我好像也過不了這個年

评论
热度(50)
  1. 燏荷樹泉 转载了此文字

© 燏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