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人生Online
打的不是史萊姆是數學考題

★ ★ ★

「對我來說,你還只是個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有兩樣。

而且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我對你而言也只是隻狐狸,和成千上萬的狐狸一樣。

可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了。

對我來說,你就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小王子

关于

文豪野菇〈加量不加價版〉






小段子
一早起床的腦洞
新增了兩段內容

●   ●   ●   ●   ●   ●

中也菇&敦敦菇的場合:

  纖長的竹筷往盤子中雪白的敦敦菇伸去,此時,中也菇卻突然從旁邊跳出來。

  「火鍋什麼的,要吃就吃我吧!」
  「——中也先生!QAQ」

  敦敦菇看著擋在身前的中也菇,雙眼含淚。

  持筷的手聞言一頓,還隱約可以看見青筋浮現:

  「別鬧了你比較快熟當然晚放啊!」

  「交出你後面那個敦敦菇!」

  ——每吃一次就要被閃一次是怎樣啊啊啊!

 

 

太宰菇的場合:

  「這是新的自殺方式嗎!」

  太宰菇看著冒泡的鍋子,雙眼閃閃發光。

  他往後退了幾步、助跑——以雙手大張的姿勢撲向鍋子。

  「咚!」地一聲跳入其中。

  ——幾分鐘後

  「為什麼我的香菇雞蓉粥裡會有毒菇!」
  只是暫時離開廚房的某人大驚失色。

  那鍋粥已經被染上豔麗的色彩。

  從此之後,流傳了這麼一句俗諺:

  「一顆太宰菇,壞了一鍋粥。」

  (才沒有!)

 

 

國木田菇的場合:

  國木田菇推了推實際上不存在的眼鏡,一臉挑剔地看著火鍋:

  「你到底懂不懂怎麼煮火鍋?那是提味道的……等等肉都要老了啊!你竟然還沒丟南瓜!——」

  「——嘖。」

  原來對著高麗菜的筷子轉往某顆碎碎唸的國木田菇,赤裸裸地表明了「消滅噪音源」這一意圖。

  「還沒輪到我、這順序錯——住手啊!」

  隨著一聲尖叫,世界安靜了。

  看著被沸水前後翻滾的國木田菇,犯人默默端起醬油碟子。

  

  事後完美破解全案的江戶川菇表示:
  「即使犯人破壞了殺菇現場,也不過是為身為名偵探的我增加小樂趣罷了~」

 

 

社長菇的場合:

  在食材的最後面,有顆揣著武士刀、異常沉穩的社長菇。

  面對前面幾場鬧劇,社長菇只是捧著茶杯,靜靜地待在角落──除了在江戶川菇跑出去時叮嚀幾句,其餘的時間靜得像一幅乾淨的風景畫。

  「是誰把貓耳朵丟進火鍋裡啊?我想要吃冬粉啦!」

  突然,一句不和諧的抱怨打碎了這看似平靜的畫面:社長菇眉頭一皺,提著刀站起來。

  「我看見了需要被我拯救的生命。」

  假如江戶川菇在現場,那麼他一定會馬上拉住社長菇,以免社長菇落入熱鍋──可惜,這一切只是假如。

  社長菇順著火鍋邊緣的陰影快速地前進,刻意壓低的身影連殘像也沒有留下,彷彿自身就是影子;很快地,社長菇爬上了靠在鍋邊的調羹。

  「等著我!在鍋中徬徨的生命啊!」

  他的雙腿〈?〉抵在調羹把手,不待片刻,便蓄足氣力,一口氣躍向中央載浮載沉的貓耳朵們。

  「‧‧‧‧‧‧」

  「‧‧‧‧‧‧」

  等到社長菇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面對看著他瞠目結舌、筷子凝滯在半空中的某人,社長菇抓起一旁的高麗菜葉,蓋在頭上,試圖以此為掩護游回鍋邊。

  於是某人看著在鍋中游動的菜葉,默默拿起調羹,擋在菜葉行進的路上。

 

  江戶川菇:社長啊啊啊啊──!

 

 

芥川菇的場合:

  雪白的保麗龍盤上,盤坐著一顆品種奇特的菇菇:他通體發黑,逸散著一股肅殺之氣;一旁將食材全丟進鍋中、只餘下保麗龍盤上菇菇的某人,正站在遠遠的角落觀察著他。

  「你是在幹嘛?打算素描一張火鍋圖是不是,站這麼遠。」

  某人的室友推開門,看見房間的情況後一臉不解。

  「‧‧‧‧‧‧你不懂,這顆菇實在太難下手了!我已經壞了幾雙筷子了你知道嗎?幸好我拆的是免洗筷。」

  室友看著散亂一地的免洗筷殘骸──大多都斷成兩截──再抬頭看看捂心口的某人,露出迷之微笑。

  「啊,這很簡單啊,等我一下。」

  「?」

  五分鐘後,室友端著已經沸騰的高湯「咚」的一下放在火鍋的旁邊。

  他對著芥川菇的方向,刻意地、大聲地、特別強調了:

  「天!啊!嚕!這鍋子竟然泡過太宰菇啊!」

  不等某人表達疑問,芥川菇馬上以一百公尺跑十秒的速度,一頭栽進高湯裡。

  「See?」

  「‧‧‧‧‧‧謝謝你喔。」

●   ●   ●   ●   ●   ●  

寫這些小段子時剛好是吃飯前w
拿來禍害隔壁桌挺高興的

——沒想到我中午的湯裡還真出現香菇啊(深沉臉)


评论(18)
热度(32)

© 燏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