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人生Online
打的不是史萊姆是數學考題

★ ★ ★

「對我來說,你還只是個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有兩樣。

而且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我對你而言也只是隻狐狸,和成千上萬的狐狸一樣。

可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了。

對我來說,你就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小王子

关于

【中敦】掃除

每個禮拜都有畫風不一樣的中也先生和敦敦(´▽`)  

這禮拜走歡脫風ヾ(*´∀`*)ノ


● ● ● ● ● ●


  太宰治一手撐在掃把頂端,下巴靠在手背上,眼皮慢慢下降,在掩住鳶色眼眸之前,又倏然上升──搭配點頭,完美一循環:只差沒打個呵欠──事實上,這時段原本也該是他休息的時間──而非頂著寒風及小雨、給別人善後。

  一旁的中島敦則一邊注意昏昏欲睡的太宰治──以免他和地磚親吻──一邊和隨風起舞的紙團奮鬥。


  「學長,請至少揮揮掃把,假裝一下有在掃地啊。」  

  「不要~為什麼我要為不掃地的人收爛攤子啊?」


  「那是因為你們同一個班,死青花魚:再不動作我就多記你幾筆,讓你掃過癮。」


  中島敦還沒回答,就被一聲語氣甚差的回應搶了白:只見中原中也左手拿著板子,那力度之大,彷彿板子砍了他爸爸、揍了他媽媽;那用力之深,彷彿誰欠了幾百萬不還錢還跑得不見人影。


  太宰治一見中原中也,盹也不打了,精神都來了。他舉起掃把,哼哼幾聲:  

  「難怪我覺得空氣特別糟,原來是有條蛞蝓在附近。」
  

  「和某條魚不一樣,我這叫善盡職責。」


  中島敦、太宰治以及中原中也就讀的學校有個規定:只要班級掃除工作不過關,就要全班連坐,利用午休的時間打掃校園,美其名曰「愛校服務」──很不走運的,這個月讓中島他們班輪上了;更加不幸的,是這個禮拜外掃的評分員為中原中也。


  要知道,一個班級能不能在放假時快快樂樂地提著書包走人,用憐愛的眼神道別舉著掃具的同學們,關鍵可全在評分員身上:他好,大家好;他不好,那就準備被刁到死吧。


  又是個眾所周知,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不對盤:只要是中原中也值的班,那太宰治必定會被挑剔到極致──玻璃不夠亮、窗溝有灰塵、天花板有一小點污漬‧‧‧‧‧‧有如天生自帶放大鏡,連洗手台鏡子上不小心濺到的小小小水滴也成了尼加拉瓜瀑布的等級。


  要是衛生股長知道中原中也這週值外掃,肯定不會讓太宰治就這麼跟著中島敦一起下樓──只可惜,這一切只是如果。 

 

  每當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對上,心最累的莫過衛生股長:一眾同學啃著瓜子看好戲時,他捧著心臟算算這次又會被扣幾分;有幾次太宰治佔上風,他不只捧心,連接血的盆子都端出來了;而當中原中也佔上風,他也沒比較好過──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太宰治變著法子的耍賴──簡而言之,衛生股長就是兩軍交戰之際,站在最前方不得不衝、還要大喊「我為班犧牲我驕傲」的砲灰。


  小幹部的辛酸沒人知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摩擦倒是人盡皆知。
  但沒有人知道──為何這兩人如此互看不順眼。


  中島敦緊握掃把,連紙團快飛出幾公尺遠都沒注意到:他看著中原中也蹙起眉頭的側臉,內心刷了滿坑滿谷的「怎麼辦」。


  ──「衛生股長我錯了,下次我肯定不會在兩學長槓上的時候賣瓜子,求支援。」    


  正當中島敦打算硬著頭皮為太宰治說話時,中原中也轉頭看向他。

  「這一整片都是你掃的對不對?」


  面對中島敦,中原中也的語氣好上許多,表情也不再緊繃──不過,中島敦因為太過緊張,完全沒發現這一小小變化。

  隔壁的太宰治呵呵一笑:讓你平常狂。


  「‧‧‧‧‧‧是,不過那是因為太宰學長剛剛狀態不好,他現在正要掃的。」


  「敦君~我們快點掃一掃吧,天氣好冷。」


  太宰治一手掛在中島敦的肩膀上,一手舉著掃把揮舞。

  這畫面深深地刺激到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淡淡的「啊」了一聲,與語氣相反,他手中那塊墨綠色的評分版以雷霆萬鈞之勢飛向太宰治的臉:為了閃避板子,太宰治不得不移開掛在中島敦身上的手。


  「風太大,板子沒拿緊,你沒受傷吧?」 

  ──「中也學長你那是投擲的標準姿勢啊!腳都還沒收回來啊!」


  中島敦看看嵌在花藝牆上、依稀冒著白煙的板子,再看看一臉擔憂的中原中也,僵硬地搖頭。


  「那就好──對了,你的部分檢查過關,剩下的是死青花魚要做的。」


  天知道中原中也從來沒利用職務之便多扣任何一分不該扣的分數──哦,頂多是為難為難太宰治──小幹部的煩惱完全是杞人憂天。

  畢竟分數扣光了,中島敦不也會跟著遭殃嗎?


  中原中也想到這就鬱悶:好不容易有個人看順眼了,想放在手心上捧著,偏偏這人被分到隔壁班;隔壁班就算了,還是個有著不堵他不痛快的太宰治的隔壁班。


  人人都以為太宰治是個被評分員刁難的可憐人:但根據太宰治「人不作死枉少年」的信條,百分之八十的衝突是因為他擋了中原中也和中島敦說話的機會而引起,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則是因為他那天心情不美麗,打掃掃的特別隨便。


  「早戀影響學習,更何況我怎麼能讓敦君這麼可愛的學弟慘遭毒手呢。」

  「你一天天抓著學姊的手喊殉情的人有資格說這些嗎!」


  擺上檯面的不過就一小小的冰尖,海平面之上的小突起;真正的冰山藏在深不見底的海面之下,讓你一不注意就撞得四分五裂。


  「中也學長‧‧‧‧‧‧」

  ──「太宰學長不走我還是不能走啊!誰讓我們掃同區。」


  面對中島敦這句暗藏無數情緒、尾音拖曳著無限示弱的話,中原中也覺得,自己正是那艘被攔腰撞斷的船──還是趕著上去、被撞得很高興的那種。


  他完全忘記旁邊還站著個提了掃把就想衝上前的太宰治,眼裡只剩下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中島敦。


  「咳,好吧,那張紙屑撿起來就可以走了。」

  敵方戰鬥力太強大,我方抵擋不能。


  此時此刻,全世界彷彿只剩下因為中原中也這句話而笑得燦爛的中島敦、以及看著中島敦,面上假正經內心卻是十級暴風的中原中也。


  小泡泡冒得滿屏,惹得太宰治又管不住那顆作死之心。

  ──每當故事稍有進展,一定會出現一個搞破壞的角色,這幾乎成了公式。


  「哎呀,敦君,這掃區已經沒有紙屑啦,我們回去吧。」


  媽的,青花魚,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死的,一水生生物在陸上不覺得皮膚乾嗎?快滾回你的海裡,免得走在路被抓去做成茄汁罐頭。


  眼見刷好感度的機會就這麼硬生生被毀了,中原中也差點用筆給太宰治射個對穿──考慮到中島敦剛剛的反應,中原中也忍了。


  他看著小學弟禮貌的道謝、收拾好掃具、再拖著一臉挑釁的太宰治上樓,露出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去他的近水樓台,小心攬月不成反摔成豬頭、哦,不用等摔,風就足夠將你吹成乾了。



  後來,太宰治被單獨罰了三天的愛校。

  
● ● ● ● ● ●


第一次寫這樣的風格‧‧‧‧‧‧

歡脫到極點差點結不了尾ORZ

评论(4)
热度(35)

© 燏荷 | Powered by LOFTER